首页 > 正文
比较好毛发移植医院

深圳看脱发医院的排名,广州种植睫毛的价格,哪个医院治疗脱发好,自体毛发移植一般多少钱,汕头市毛发种植机构,广州哪里可以种植头发,广州市头发种植中心,哪家医院治疗脱发好,中山毛发种植医院哪家好,广州眉毛移植费用多少

  原标题:夫妻连生两个儿子后 第三个儿子刚出生就被卖了

  现代快报讯(记者 王晓宇 通讯员 连检轩)连云港赣榆一对夫妻在育有两个儿子后,又怀上了第三个孩子,因为投资失败欠下外债感觉压力太大,两口子竟然合计将这孩子卖掉,经一位亲戚牵线,最终以 4.5 万元价格将新出生的第三个儿子卖出。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,最终这对夫妻以及中间人被以涉嫌拐卖儿童罪起诉,收买小孩的两口子也被起诉。

  雷超和周霞夫妇是连云港赣榆的农民,两人之前已经生了两个男孩。2016 年 6 月,周霞再次怀孕。夫妻俩商量,如果是女孩就留下,如果是男孩就人工流产不要了,因为抚养三个儿子生活压力太大。周霞怀孕五六个月的时候,查出胎儿是男孩,并且雷超因为之前承包泥鳅塘欠了 20 多万的外债,自己现在也的确没有能力再抚养这个孩子,两人就商量着如果把这个孩子卖掉,还能还些债。

  张兰是周霞的大嫂,周霞知道自己怀的是男孩的时候,就跟张兰说,想卖了这个孩子,让她帮忙找个“主”。巧的是,张兰有个堂哥叫张磊,张磊家原本有一儿一女,不幸的是,他的儿子两年前因为车祸死了,张磊两口子年纪也大了,就寻思“要”个男孩来抚养。结果,张兰给堂哥两口子一说,三方可谓一拍即合。经讨价还价,买卖双方最终以 4.5 万元成交,孩子一出生就被张磊夫妇抱走。

  雷超夫妇被抓后,始终不承认自己的犯罪行为,一直狡辩自己只是将孩子送给他人抚养。办案检察官告诉记者,不是出于非法获利目的,而是迫于生活困难,或者受重男轻女思想影响,私自将没有独立生活能力的子女送给他人抚养,包括收取少量“营养费”、“感谢费”的,属于民间送养行为,本案中,雷超夫妇凭空开口要价,把子女当做商品,把收取的钱财作为出卖子女的对等价格,非法获利的目的非常明显。因此,虽然他们出卖的是自己的亲生子,但两人的行为仍然构成拐卖儿童罪。

  中间人张兰虽然供述自己只是从中帮忙介绍,并没有收取双方任何的好处。但对这起买卖起到介绍和辅助作用,被认定为从犯。

  近日,连云港市赣榆区检察院依法以雷超、周霞、张兰涉嫌拐卖儿童罪,张磊夫妇涉嫌收买被拐卖的儿童罪向赣榆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。

  赣榆区法院已经进行了开庭审理。目前,该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中。(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)

责任编辑:张玉

  原标题:夫妻连生两个儿子后 第三个儿子刚出生就被卖了

  现代快报讯(记者 王晓宇 通讯员 连检轩)连云港赣榆一对夫妻在育有两个儿子后,又怀上了第三个孩子,因为投资失败欠下外债感觉压力太大,两口子竟然合计将这孩子卖掉,经一位亲戚牵线,最终以 4.5 万元价格将新出生的第三个儿子卖出。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,最终这对夫妻以及中间人被以涉嫌拐卖儿童罪起诉,收买小孩的两口子也被起诉。

  雷超和周霞夫妇是连云港赣榆的农民,两人之前已经生了两个男孩。2016 年 6 月,周霞再次怀孕。夫妻俩商量,如果是女孩就留下,如果是男孩就人工流产不要了,因为抚养三个儿子生活压力太大。周霞怀孕五六个月的时候,查出胎儿是男孩,并且雷超因为之前承包泥鳅塘欠了 20 多万的外债,自己现在也的确没有能力再抚养这个孩子,两人就商量着如果把这个孩子卖掉,还能还些债。

  张兰是周霞的大嫂,周霞知道自己怀的是男孩的时候,就跟张兰说,想卖了这个孩子,让她帮忙找个“主”。巧的是,张兰有个堂哥叫张磊,张磊家原本有一儿一女,不幸的是,他的儿子两年前因为车祸死了,张磊两口子年纪也大了,就寻思“要”个男孩来抚养。结果,张兰给堂哥两口子一说,三方可谓一拍即合。经讨价还价,买卖双方最终以 4.5 万元成交,孩子一出生就被张磊夫妇抱走。

  雷超夫妇被抓后,始终不承认自己的犯罪行为,一直狡辩自己只是将孩子送给他人抚养。办案检察官告诉记者,不是出于非法获利目的,而是迫于生活困难,或者受重男轻女思想影响,私自将没有独立生活能力的子女送给他人抚养,包括收取少量“营养费”、“感谢费”的,属于民间送养行为,本案中,雷超夫妇凭空开口要价,把子女当做商品,把收取的钱财作为出卖子女的对等价格,非法获利的目的非常明显。因此,虽然他们出卖的是自己的亲生子,但两人的行为仍然构成拐卖儿童罪。

  中间人张兰虽然供述自己只是从中帮忙介绍,并没有收取双方任何的好处。但对这起买卖起到介绍和辅助作用,被认定为从犯。

  近日,连云港市赣榆区检察院依法以雷超、周霞、张兰涉嫌拐卖儿童罪,张磊夫妇涉嫌收买被拐卖的儿童罪向赣榆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。

  赣榆区法院已经进行了开庭审理。目前,该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中。(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)

责任编辑:张玉

  原标题:夫妻连生两个儿子后 第三个儿子刚出生就被卖了

  现代快报讯(记者 王晓宇 通讯员 连检轩)连云港赣榆一对夫妻在育有两个儿子后,又怀上了第三个孩子,因为投资失败欠下外债感觉压力太大,两口子竟然合计将这孩子卖掉,经一位亲戚牵线,最终以 4.5 万元价格将新出生的第三个儿子卖出。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,最终这对夫妻以及中间人被以涉嫌拐卖儿童罪起诉,收买小孩的两口子也被起诉。

  雷超和周霞夫妇是连云港赣榆的农民,两人之前已经生了两个男孩。2016 年 6 月,周霞再次怀孕。夫妻俩商量,如果是女孩就留下,如果是男孩就人工流产不要了,因为抚养三个儿子生活压力太大。周霞怀孕五六个月的时候,查出胎儿是男孩,并且雷超因为之前承包泥鳅塘欠了 20 多万的外债,自己现在也的确没有能力再抚养这个孩子,两人就商量着如果把这个孩子卖掉,还能还些债。

  张兰是周霞的大嫂,周霞知道自己怀的是男孩的时候,就跟张兰说,想卖了这个孩子,让她帮忙找个“主”。巧的是,张兰有个堂哥叫张磊,张磊家原本有一儿一女,不幸的是,他的儿子两年前因为车祸死了,张磊两口子年纪也大了,就寻思“要”个男孩来抚养。结果,张兰给堂哥两口子一说,三方可谓一拍即合。经讨价还价,买卖双方最终以 4.5 万元成交,孩子一出生就被张磊夫妇抱走。

  雷超夫妇被抓后,始终不承认自己的犯罪行为,一直狡辩自己只是将孩子送给他人抚养。办案检察官告诉记者,不是出于非法获利目的,而是迫于生活困难,或者受重男轻女思想影响,私自将没有独立生活能力的子女送给他人抚养,包括收取少量“营养费”、“感谢费”的,属于民间送养行为,本案中,雷超夫妇凭空开口要价,把子女当做商品,把收取的钱财作为出卖子女的对等价格,非法获利的目的非常明显。因此,虽然他们出卖的是自己的亲生子,但两人的行为仍然构成拐卖儿童罪。

  中间人张兰虽然供述自己只是从中帮忙介绍,并没有收取双方任何的好处。但对这起买卖起到介绍和辅助作用,被认定为从犯。

  近日,连云港市赣榆区检察院依法以雷超、周霞、张兰涉嫌拐卖儿童罪,张磊夫妇涉嫌收买被拐卖的儿童罪向赣榆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。

  赣榆区法院已经进行了开庭审理。目前,该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中。(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)

责任编辑:张玉

广州哪个医院种发好
城市相册
栏目精选
每日看点
重庆正事儿
本网原创
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01121215638